取消垒球有些不舍 原来奥运会也要“新陈代谢”

四年一个轮回,有多少比赛项目离开,又有多少踏歌而来。而已经100多岁的奥运会,就是通过这样的“新陈代谢”,保持着活力。

前晚,北京奥运会垒球比赛全部结束,获冠亚季军的日本队、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队员在颁奖仪式结束后,一起用垒球在场地上摆出“2016”的字样,希冀在2016年奥运会上垒球能重回奥运大家庭。

对于中国女垒主教练王丽红来说,也许命中注定有如此凄美的垒球情结。从运动员到教练员,历经三届奥运会,夺金梦想一次次破灭,当初有着“世界垒球三大投手之一”美誉的她始终不能摆脱这个“劫”。本次奥运会上中国女垒早早告别奖牌。对于别的项目而言,4年后还可以重拾旧山河,可王丽红和她的姑娘们却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在2005年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上,垒球项目以一票之差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失之交臂。即便2016年它能重返奥运会,那时的王丽红也已年近五旬。“到时我不可能还有精力当教练,只有给中国女垒加油的份儿了。”王丽红坚毅的外表下难掩伤感。

1996年垒球得以第一次进入奥运赛场。但是在美国垒球队垄断式地获得前三次奥运会金牌后,这个项目终于以“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普及率不高”的理由被“废黜”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外。

在北京奥运会上,30多万张垒球门票的销售一空和丰台垒球场连日来球迷的群情激昂,让我们依稀看到垒球运动的“又一春”其实并不远。而且在竞逐2016年奥运会举办权的4个城市中,如果东京或芝加哥最终申奥成功,棒垒球在2016年回归,并非绝无可能。

从一个高达三层楼的加速斜坡上直冲而下,两秒钟内你就可以感受到时速65公里的风驰电掣,随后在高低起伏的赛道上跳跃障碍物、倾斜拐角及其他障碍,体会那瞬间撞击所带来的刺激与兴奋,嘿,这不是过山车,这是小轮车。

作为北京奥运会的新增项目,小轮车早已凭借极限运动的特征得到年轻人的喜爱。在北京地铁10号线北土城站,有一个自发形成的“奥运门票交换中心”,记者亲眼看到有人试图以一张价值400元的女足决赛的门票换取4张100元的小轮车决赛门票,结果被对方狠狠地嘲笑了一番,言下之意:足球这样的“平动”怎么可以和小轮车比肩?

的确,小轮车一直就和“极限”、“hip-hop”、“街舞”这样的时尚字眼联系在一起,可以说是最青春、最HIGH的奥运节目。这种鲜艳、时尚的运动的一大目的就是让观众惊讶得合不拢嘴。

在奥运会项目“瘦身”的大背景下,小轮车能够跻身其中,与国际奥委会的发展思路有关。国际奥委会一直在尽力寻找一种能吸引年轻一代的新潮项目,结果发现极限运动元素丰富的小轮车是最好的选择。(231100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