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商快找国乒代言好磕!

随着东京奥运会如火如荼地举行,国乒也凭借着优异的成绩以及运动员自身的个人魅力频上热搜。运动员之间的小互动也被网友以各种方式磕cp。

同时,获奖的运动员选手也不断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在对举重冠军有更多的了解后,很多网友开始喊话品牌商,希望更多代言找上这支被“忽视”的梦之队。

国内体育明星做代言人最早发生在1979年3月9日,上海电视台转播了一场国际篮球比赛,比赛过程中我国篮球运动员张大维和同伴共饮“幸福可乐”,标志着我国体育明星充当企业品牌代言人的营销方式正式产生。

随后,邓亚萍、伏明霞、刘国梁等运动员所做的商业广告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荧幕上。

“爱钱进”于2020年6月出现兑付困难,众多投资者在该产品上的资金无法正常提现的问题,投资人携带巨额资金潜逃,致使大量投资人财产受损。

刘国梁作为幸福体验官曾为其代言,因此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波。接着他对此公开道歉。

我国的运动员群体庞大,运动员群体中获得过世界冠军的人数众多,品牌代言资源十分丰富。中国的第一个世界冠军由容国团于1959年获得,至今共产生了约1700名世界冠军,近几年来我国每年的世界冠军获得数在100名左右。

以2008年的姚明和刘翔为例,姚明所代言的品牌包括中国联通、佳得乐、别克汽车、可口可乐、VISA卡等;同一时期刘翔代言的品牌有安利纽崔莱、可口可乐、杉杉男士服装、伊利、中国邮政EMS等。

以姚明为例,在2002年进入NBA后,锐步便与其签订了10年7500万美元的长期代言合同。除此之外,姚明每年从其他赞助商那里获得的代言费用也达到3000万人民币。

国外的运动员大多自负盈亏,由自己出资聘请教练或组织训练;在我国,国家对运动员负责并承担其在训练和培养过程中的所有费用。

例如,游泳名将宁泽涛,在前几年的世界性比赛上崭露头角,后却因与伊利签了个人代言合约,新领导上任后游泳全队和蒙牛签下代言。由此产生矛盾,以致后来宁泽涛被被国家队退队。

企业在选择体育明星做代言人时,会追捧成绩优异的运动员,以及受到更广泛关注的运动项目,该运动员知名度的高低是企业做决策的主要依据。

这就造成了广告集中在少数体育明星上,资源利用严重不平衡,对于产品宣传来说效果也会打折扣。

企业如果在选择代言人时过分执着于体育明星的知名度,忽视了其与品牌之间关联度的大小,则会产生负相关的宣传效应。

奥运营销也好,明星代言也好,成功的关系最终都要落到“固有内涵”四个字上。所谓“固有内涵”是指事物内部最本质的精髓。只有当品牌、奥运和代言明星三者的“固有内涵”之间的确存在着强烈的关联时,三者的结合才会是成功的,深入人心的。

体育明星在接商业代言的时候容易忽略了长远利益,安排大量的商业活动,挤占了正常的训练时间,容易导致竞技状态和成绩下降。

从品牌商的角度来说,代言人的选择要符合品牌的定位和特性,也要有规避风险的意识。

规避风险不是指选择知名度更高的体育明星,而是由于竞技体育结果的不确定性,体育明星在比赛中失利时,品牌商要缩短危机公关的反应时间,建立有效的沟通决策机制,在危机中挖掘丰富品牌内涵。

从体育明星的角度来说,要平衡好商业代言活动和训练比赛之间的关系,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从而在面对选择的时候能够勇敢地做出自己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