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网球不再孤独的运动

与集体项目相比,从事个人项目的运动员只能独自上场,在赛季漫长、人际关系又比较淡漠的女子网坛,很多球员更是将“独行侠”般的生活状态演绎到了极致。不过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女球员在不影响职业生涯的情况下牵手成功,得到了爱情的滋润,产子之后复出的“妈妈球员”也不再是凤毛麟角,这让女子网球正在变成一项更具温情和有人情味的运动。

过去一年,威廉姆斯姐妹分别引领了女子网坛的两种发展趋势,老而弥坚的大威保持“女强人”本色,不断改写各种和年龄有关的纪录,小威却暂时抛下事业专注于家庭,先是生下女儿又步入婚姻殿堂,虽然让她因为准备时间仓促无缘澳网卫冕战,但从长远来看,小威比姐姐更像是“人生赢家”,也给其他球员树立了榜样。与生活幸福美满的小威相比,身陷“夺子官司”退出澳网的阿扎伦卡显得很不走运,但她同样期待能同时扮演好母亲和球员两个角色,事业和家庭兼顾,在当今网坛已经成为一种被普遍认可的理想和信念。

虽然小威和阿扎伦卡职业生涯战绩显赫,但在如何当好“妈妈球员”这方面,她们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那些更早升级当妈妈的女球员则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作为小威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邻居和好友,德国人玛利亚(Tatjana Maria)开始了以“妈妈球员”身份征战的第5个赛季,每年大部分时间里,丈夫兼教练查尔斯,以及女儿夏洛特都陪伴在她的身边——2017年,玛利亚总共参加了33站比赛,是女单世界排名前100位球员中最多的,跟着这样一位“劳模妈妈”在世界各地东跑西颠,对小夏洛特来说决不是轻松的任务,她却坚持了下来并乐在其中。

玛利亚透露,她在重返赛场之前和丈夫说得很明白,如果全家三口不能集体行动,她也不会抛下他们父女俩独自出征,尽管带着孩子参赛多有不便,轻松的心态仍然帮助玛利亚用职业生涯迄今为止的最高排名——第46位开启了2018赛季的征程。女单赛场上的另外几位“妈妈球员”去年也有不俗表现,久违的兹沃娜列娃以33岁的“高龄”强势复苏,卡特里娜·邦达连科时隔9年再夺WTA巡回赛单打冠军,卢森堡美女米内拉在怀孕之后坚持参赛5个月,闯进两站赛事4强,直到温网单双打首轮出局才安心养胎,年底顺利生下女儿之后,32岁的她还想着要尽快复出。

高排名球员中,有勇气像小威和阿扎伦卡一样,在竞技状态不错的时候暂别赛场去生儿育女的毕竟是少数,但是在忙碌的参赛和训练之余,找到自己的心上人并非奢望。过去3年,维斯尼娜、齐布尔科娃和A·拉德万斯卡,以及舍夫多娃、赫拉瓦科娃和维克梅耶尔等名将步入婚姻殿堂,并未对她们的职业生涯产生消极影响,去年年底,前NBA球星大卫·李在与沃兹尼亚奇订婚之后,也表达了对女方继续打球的支持。同一时间宣布订婚消息的,还有正在从伤病中恢复的巴辛斯基。

即便是尚未进入到谈婚论嫁阶段的哈勒普、卡罗琳娜·普利斯科娃、斯维托丽娜、斯蒂文斯和凯斯等人,也大大方方地在镜头前“晒”出了自己的男友,布沙尔更是在并未宣布和正牌男友,加拿大冰球选手乔丹·卡隆分手的情况下,先后3次被拍到与粉丝格尔克甜蜜约会的画面,感情生活丰富多彩,这让那些仍然处于单身状态,或者感情状况秘而不宣的球员看起来反倒比较“另类”。

如今女球员水平迅速提高,让她们具备了与男球员共同训练的可能性,这也成为好几对网坛情侣形成的诱因。比如排名都很高的梅拉德诺维奇和蒂姆,最早就是以训练伙伴的形式共同出镜,略显懒散的克耶高斯在训练场上,需要女友汤姆贾诺维奇的督促,另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小情侣加夫里洛娃和卢克·萨维尔的互相支持则只能更多停留在精神层面,加夫里洛娃尽管排名比男友高得多,但她的身材比萨维尔要矮上大半头,所以两人在球场上很难形成对抗,看来通过训练交朋友,也更像是“高妹”们的专利。

作为前温网和澳网青少年组男单冠军得主,萨维尔如今世界排名已经掉出了前500位,加夫里洛娃的职业生涯则是蒸蒸日上,但两人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因为这种差距受到影响,像这样明显“女强男弱”的情侣在网坛也越来越多见。

哈勒普的男友拉杜·巴尔布,以及意大利“一姐”吉奥吉的男友杰克·米奇尼都是世界排名从未进入过前1000位的前大学生球员,A·拉德万斯卡的陪练,世界排名从未进入过前800位的前ATP球员大卫·塞尔特(Dawid Celt)去年7月成为她的丈夫,11月又接任波兰联合会杯代表队队长,并不担心别人说他是依靠妻子上位。齐布尔科娃的老公纳瓦拉(Miso Navara)更是只有在训练场边给她捡球和递毛巾的份儿,但从感情角度来说,这个网球的“门外汉”比她的两位前男友孟菲尔斯和梅尔泽要靠谱多了。

佩内塔在以大满贯冠军的身份退役之后拒绝复出,而是将她和弗格尼尼这段曾经被怀疑是一时兴起的婚姻经营得十分稳固,辛吉斯在双打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上激流勇退,渴望建立家庭的她与瑞士联合会杯代表队队医哈拉德·黎曼相见恨晚,伊万诺维奇29岁就宣布退役,成为德国足球名将施魏因施泰格的贤内助。这几位名将无法继续在球场上展现风采令人惋惜,但是对于找到感情归宿的她们来说,选择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再执着于做“女强人”也是一种解脱。

最特殊的一对儿则是英国亚裔球员塔拉·摩尔和瑞士单反球员康妮·佩林,她俩成为女子网坛历史上第一对登记结婚的现役球员同性情侣,对于摩尔和佩林这样长时间在低级别赛事中打拼的“草根”球员来说,这段“婚姻”其实更像是一种牢固的友情和双打搭档关系,值得被理解和祝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