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球第一美女谁?(组图)

白色短袖,牛仔裤,细致的淡妆,从容的神情,眼前这个“邻家女孩”没有一点世界排名第四的架子。然而谈吐间的理智和成熟却体现着经历过风雨后的洒脱,那平静之下藏着巨大的力量。她就是潘晓婷。即便是拿过世界冠军,即便是有着“九球天后”的美誉,比起眼下横空出世的台球神童丁俊晖,潘晓婷依然在人们的视线之外。不过她攻守兼备沉着冷静的球风更折服了所有人,与“黑寡妇”的对决是她梦寐以求的较量。

面对镜头,潘晓婷已经很习惯地展示甜美的笑容,这位中国的“九球天后”明艳地一如五月的阳光。

说起第一次打台球,潘晓婷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仅仅是为了赌气,她拿起了球杆,并在短短半年后成为职业球手。潘晓婷的爸爸是个专业台球手,在他们老家山东济宁台球打得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他还带出了很多球手。可潘晓婷小时候,爸爸就是不让她学台球,因为在父亲的眼中台球根本就不是女孩的游戏。

但有一天,潘晓婷终于坐不住了,“我就不信我真的不如他们!”她决定挑战爸爸的那些男弟子。那年,潘晓婷才15岁,她从没有接受过一天专业训练,只是自己在平时生活中的耳濡目染让她仿佛天生就会打台球,结果她赢了,打败了比她大许多的男孩子。就是从那以后,潘爸爸开始承认女儿的台球天赋,非但不再阻拦,而且大力培养,让她接受专业训练。

1998年8月,第一届全国女子九球公开赛在北京举行。潘晓婷的爸爸带着试一试的心态和妻子女儿从山东赶到北京参赛。到了北京的潘晓婷跟着父母住在18元一天的招待所里。那是一间地下室,放着三张床位,潮得厉害,被褥总散发着很浓的霉味。比赛场地里面的饮料卖得比外面贵,于是潘晓婷每天就带着一壶凉开水去参加比赛。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刚刚学习台球才半年的潘晓婷竟然一路过关斩将,第一次举起全国冠军奖杯!女儿夺了冠军,潘爸爸承诺要犒赏她。而住在北京这么多天,潘晓婷最大的梦想就是吃一顿北京烤鸭。但是在许多食品店里,潘晓婷已经悄悄注意到线元一只,这对于举家前往北京参赛,生活拮据的潘家来说太贵了。

但夺冠后爸爸还是决定带着女儿来到京城老字号的烤鸭店———“全聚德”,但是当潘晓婷拿起菜单一看,就傻眼了:最便宜的一只烤鸭也要126元,还有更贵的极品烤鸭。潘晓婷偷偷拉着父亲说:“要不咱们走吧,换个地方。”父亲不得不安慰女儿,“这次拿了冠军,光奖金就是4000元,除去各种开销,还有得赚,你就开开心心吃一顿吧。”最后他们只点了半只烤鸭,但当她看到父亲的眼里噙着泪时,最后还是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如今的潘晓婷不再为钱发愁,台球为她带来的不仅是名气,还有财富。18岁时台球把孤身一人的她引领来到上海,三年过去,她和父母已经在这里团聚。就像真正的上海人,他们一家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拥有了自己的房子。但是,无论将来她有多么富有,恐怕都不会忘记那次流着泪吃烤鸭的经历。

“你觉得你的容貌对你的事业帮助大吗?”“我漂亮吗?”潘晓婷咯咯笑着反问道,“我不觉得美貌对我有着多大影响,在台球竞技中,球技才是第一位的,只要你打得好,就会有人来关注你。”

事实上,许多关注她的球迷都在关注她的美丽。有人说她与两年前相比更漂亮了,但她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整容,只是更自信了。不过因为要经常面对镜头,每天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成为她必做的功课。她的微笑已经变得很职业化,千篇一律,摄影师为她连拍一组照片后,会发现每张照片的微笑没有差别,嘴角倾斜的角度似乎被精确计算过。

潘晓婷每天晚上都会到位于上海徐家汇的某台球城上班,这里是她父亲开的,她在这里担任教练。但是,很少有人发觉他们的教练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九球天后”。潘晓婷说自己喜欢上海,但她排斥上海给人的诱惑,尤其是迷人的夜上海,“人们都说上海最美的时候是夜里,可我这个人很奇怪,不蹦迪不泡吧,所以领略不到夜上海的美。”

现在潘晓婷是一边教别人,一边还要自己练习,“要等到夜里11点,才有空台让我练球。大约凌晨5点才能入睡。”父亲开的台球城生意太好,潘晓婷只能等到客人腾出球桌之后才能训练。潘晓婷目前的排名是世界第四,她的目标是两年之内提升一个名次,“因为我出国参加国际大赛的机会很少,能有一个名次的进步也是很了不起的。”潘晓婷的下一个目标是在明年刚刚增设女子九球项目的多哈亚运会上为中国拿一枚金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